甭放香菜

Y O L O

/

闻讯赶回来锁个文

看不了文了我也很抱歉

给各位鞠躬

#

永远告诉自己,我要活成自己爱的样子,敢想敢做,不畏缩。

【四面】柒(九辫/微现实向)

#勿上升
#纯瞎扯

 

  看着机翼划破云层,飞向彩云之南,张云雷觉得这是自己这三十多年来做过最酷的事儿。

  没哭没闹,一个人认认真真的走完了北京最后一夜的灯光,转眼又在夜阑人静里为自己前半生的逝去做了埋葬。

 
  张云雷诚然不是个悲观的人,就算是那年从南京南坠楼,被担架抬进救护车的时候,脑子里闪过的还是刚刚那家烧烤摊儿的老板少找了五块钱这种小事儿。

  现在,也一样。

  “不就是换个人吗,杨九郎,真的,谁没了谁都能过下去……”

  出了机场,张云雷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报了早就预订好的...

【橘子汽水】(九辫/高考向)


#纯瞎扯
#勿上升

  北京六月的天,就像撒哈拉沙漠边缘的风,燥热的温度不断上涨,寂寞的空气四处肆虐,仿佛要吸走毛孔里的每一滴水。

  “啊啊啊!我不考了!这破天气!”

  张云雷坐在高三八班的靠近后门的位置,穿着白色短袖把袖子挽在肩头上,亮晶晶的汗珠顺着鬓角流进了衣领。
  ‘啪’地一声,把笔摔到地上,然后张云雷趴在桌子上扭来扭去地耍赖。

  “就是,学校也太抠门了,风扇都不给开。”
 
  杨九郎坐在张云雷左手边,拿着用传单叠成的纸扇‘呼哧呼哧’地给张云雷扇着风。一直注视着身边的一举一动,望着他被天气蒸红的双颊以及挂着...

哥,你说十年后……我们会在干嘛?

还能干嘛,说相声呗。

哥你给我捧一辈子吗?

恩,你们家的买卖呢么不是。

那十年后我可以……

大林,你还小。

哥,我已经二十二了,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况且十年后,我已经是个三十多的糟老头了,你别再把我当个孩子了行吗?!

你看……月亮挺圆的。

哥,你不要岔开话题。

大林……

恩?

其实……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适合在一起的,也不少……

但只有哥你能真正让我觉得,只有与你相伴,这有生的岁月才不会孤单!
哥,我想每天起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你,感冒了先吃的不是感冒药而是你做的粥,下雨了故意不带伞等着你送伞时候训我两句,然后我再假装生气坑你几顿饭,我想...

【球赛】(九辫/甜)

#纯属瞎编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下了场子,杨九郎的后脑勺已经湿透了,亮晶晶的汗珠爬满了碎发间的缝隙,脸红彤彤地只想着找冰水,张云雷说他现在的样子活像只盛夏的蜜桃。

  “刚亮了嗓子就要喝冰,也不知道平常是谁不长心……”

  杨九郎真的是体会到了‘不作不死’这个词儿的意思,平常不用力唱歌不知道累,所以一瞧见张云雷到后台灌冷饮就提着大褂后领子教训他,现在换作自己热的要死,那人却悠哉悠哉的看笑话。

  “谁谁…谁要喝冰了,我那是替您找茶杯!”

  说罢杨九郎又把大褂领子往下呼噜了几下,露出汗涔涔的脖颈,让空调的风全灌进...

好多写手的通病吧算是
写了根本没什么人气的文
但是就是自己喜欢的不行
哪怕没人看也要写

四面就是这样
没人看我也写
这篇文是我的宝贝
有好多关于我对两位老师的看法
所以不火无所谓
总是要写点东西送给自己的

【四面】陆(九辫/短)

#勿上升勿上升勿上升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杨九郎撂下手机,挠了挠头,走进卫生间。

  “媳妇儿,你说小辫儿去哪了,这都一天了,电话不接,一点音讯也没有,我这回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梁溪把手中的刚洗好青菜放在案板上,将手上的水在围裙上抹了几下。
  “谁知道呢,要不咱吃完早饭去玫瑰园瞧瞧……”梁溪边说边从厨房出来,走到卫生间门口靠在门框边瞅着杨九郎刷牙。

  “……要不,你再给人儿提点礼物,道个歉吧,毕竟放了人家鸽子。”

  “成。”杨九郎吐了口中的沫子,用毛巾揩了揩嘴。
 ...

#

[杨九郎属于张云雷,但杨淏翔永远不属于张磊]

[杨淏翔结婚了,但杨九郎没有]

不知道在哪看过这两句话吧,反正很喜欢,也劝劝自己和各位,认清楚。

【全社都爱杨九郎?】九辫(甜/一发完)


#糖糖糖
#勿上升
点梗来自 @阿年 
——————————————————
  (三庆园)

  张云雷坐在沙发上仍然觉得自己的头有些不对劲儿,从今儿早上起来开始就有点间歇性的疼痛。

  “杨九郎,你丫怎么还没来,死路上了?”
  带着队长的不耐烦,一条语音发了过去。
  

  “哥你不能这么说九郎哥,九郎哥他昨晚上和我们喝酒了,睡得晚……”一旁的董九涵默默开口。

  张云雷觉得很奇怪,平常自家小孩儿和自己一样都经常怼那小眼巴叉的,今天怎么...

© 甭放香菜 | Powered by LOFTER